顧總裁的小秘書
小說推薦顧總裁的小秘書顾总裁的小秘书
虽然顾凡替安然向学校申请了可以不军训,但是安然根本就不领情,她根本就不想和顾凡有任何的瓜葛,也不想欠他什么人情,就算是为了她好,她也不想欠他什么,本来以为离开G.Fan就可以彻底远离他了,却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所谓的陌生人竟成了她的直系学长。
军训还在继续,停在训练场外面的兰博基尼跑车十分显眼,车里坐着的男人仍旧是从前那身古板的黑色西装,冷峻的脸上不带有任何表情,眸底也不带有任何波澜,透过车窗看到某一个排的时候,嘴角似有似无地勾了勾。
车外面的太阳热得足以煎鸡蛋了,顾凡看着安然在太阳下训练,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个女人是真的在挑战他的底线,他已经对安然一忍再忍了,每个人都是有底线的,可顾凡能怎么办,自己选择的人哭着也得爱完,失去安然比死都难受。
时间一点点过去,顾凡坐在车里的煎熬也在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好容易熬到了安然收操,顾凡推开车门,等在练习场门口,这几天他一直等在这儿,每次安然见到他就跑,现在搞得全校人尽皆知,所有人都知道南大的风云学长顾凡正在追求安然。
安然一边擦着汗一边朝门口走去,刚到门口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被顾凡一把拉住,“跟我走。”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声音极其好听,但是安然却试图挣脱顾凡的手,她哪里也不想去,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下。
“放开我,”安然冷眼看着他,手上还在不停地挣扎着,“我们两个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你没有权利命令我,请你放开我。”
胡狸 小说
“我偏不!”安然越是挣扎,顾凡就越用力拉着她,“要么你乖乖上车,要么我就让你在整个南大抬不起头,现在是你的名誉重要还是你的自由重要,你最好自己掂量清楚了。”
“顾凡,我又没欠你的,我凭什么……”
安然话还没有说完,只觉得眼前一片黑,紧接着顾凡的一个吻就落了下来,他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强吻她,这个男人怎么这么卑鄙,夺走她的初吻,现在又让她这么下不来台,安然到底做错了什么,这一世竟然让她遇到这样一个狼性的男人。
周围一些不知情的人都用羡慕的眼光看着安然,有这样一个男朋友宠着,每天都在训练场门口等着她收操,而且还有专车接送,分分钟秀死单身狗的节奏,可旁观者清,这中间的恩怨又有谁看得清楚呢?安然是所有人艳羡的对象,可这样的生活不是她想要的。
似乎过了许久,顾凡才放开她,低头冷笑着看着眼前的人,“还挣扎吗?”
安然用力擦着嘴,想要擦掉顾凡留下的气味,可这就是个无用功,“顾凡,你……”
“我怎样啊?”他的脸一点点靠近安然的脸,“我觉得挺好的,你说呢?”他低沉磁性的声音缓缓落在耳边,她竟然不自觉地抖了一下。
安然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不可理喻,那一句“你说呢”分明就是不给她一点点反驳的余地,眼神当中透露着如果不乖乖听话的话,他还是会吻她的,而且还会有千万种方法强迫她去接受一个她曾经爱过的男人。
“怎么?无话可说了?”顾凡看着安然因为生气却没有办法爆发而憋红的小脸,嘴角勾起一抹带着玩味的微笑,“那就乖乖上车,否则我也不知道还能做出什么事情来。”说完,顾凡终于松开了她的手,亲自打开车门,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十分绅士地请她上车,和刚才的那只小狼狗完全不一样。
她被强制性请上车,顾凡坐在驾驶座上,时不时朝副驾驶的位置看两眼,车上的车载空调她吹得极其舒服,迎面吹来的缕缕凉风瞬间觉得清爽很多,但是一想到旁边坐了一个不可理喻而且霸道的男人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三分钟之前还被这个人莫名其妙地强吻了,顾凡就是个危险人物。
一路上车子行驶的还算顺利,随着一声急刹车,车子停在了G.Fan楼下的一家咖啡馆门口,这家咖啡馆是安然在公司上班的那段时间里最喜欢来的地方,就算下班时间再晚,她都会来这里点上一杯卡布奇诺,浓浓的咖啡味道在安然看来可以去除一天的疲劳,一口浓香的咖啡,除了甘甜还有一丝属于她的特别的苦涩的味道。
看着熟悉的地方,安然有些摸不透顾凡的用意,这个人经常性的莫名其妙,而且根本就猜不透这个人的内心,就好像全世界都是他的一样,从两个人第一次见面到现在,安然不知道被他欺负了多少次了,也不知道当初是不是瞎了眼,怎么会喜欢上这样的人。
“下车。”顾凡低声命令道。
安然紧紧抓着安全带的手缓缓松开,慢吞吞地去解开安全带,一抬眼的瞬间对上顾凡那冷漠的双眸,气氛逐渐凝固,空气也变得冷了很多,一秒钟之后,听到身旁的男人冷冰冰地说道:“要我亲自帮你解开安全带吗?”
恶魔男友靠近我
听到这句话,安然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哪里来的动力,迅速解开安全带下了车,然后就被顾凡拽进了咖啡馆,被安排在了一个靠近窗户离G.Fan大门最近的位置,招呼服务员点了一杯卡布奇诺给她,自己慵懒地靠在沙发背上,静静地看着她。
与此同时,设计部正在举行月初的第一次会议,乔予薇因为在这两个月里的优秀表现,提前过了实习期,就像之前韩旭君说得那样,转正之后,乔予薇顺利坐上了实习组长的位子,协助一组和二组的组长打理设计组的工作,这是设计部有史以来除韩旭君之外的又一位人才。
狸猫恋。
转正之后的乔予薇对于追求男神这件事情变得更加肆无忌惮了,虽然只是实习组长,但是大小也是个领导,坐在离韩旭君最近的位置上,每次开会,她总是一手托着脸痴痴地看着她的韩总监,一手拿着笔做会议记录,就这样还不耽误工作,也是很优秀的。
从八月份的月末总结会上乔予薇就一直这样看着韩旭君,每每他转身看她的时候,她总是低头装作认真工作的样子,就连平常画个设计稿也总是一心两用,但乔予薇的那些小心思韩旭君又怎么可能不知道,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乔予薇,你总看着我干什么?”韩旭君这个问题问出口自己都觉得尴尬。
“我……”乔予薇有点儿吞吞吐吐,她不想让设计部的人知道她喜欢她的上级,但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竟然放下手上的笔,站起身郑重其事地说道,“我喜欢你,就是要看着你!”
这句话一出,设计部的其他同事开始小声议论,都觉得乔予薇太不自量力了,一个才刚刚转正的实习生,而且家世、颜值没有一样是配得上韩旭君的,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居然当众表白韩总监,不被拒绝就已经很好了,如果丢了工作,那就是乔予薇自己作的。
韩旭君听到乔予薇突如其来的表白突然愣住了,不久之前才被安然拒绝了,虽然只是他的单恋,但是毕竟也是真心喜欢过的女孩儿,现在他还不想投入过多的精力在感情问题上,韩旭君心里也清楚乔予薇对他的感情,可是没有感觉就是没有感觉。
“乔予薇,你还是把重心放在工作上吧,我不适合你。”她的第三次表白又被拒绝了,而且每一次拒绝她的理由都只有让她好好工作,他们之间不合适,可不尝试一下又怎么可能知道他们一定不合适呢?
娇怜之人
乔予薇脸上的笑逐渐凝固,虽然她早就料到了韩旭君一定会拒绝她,但是没想到他还是会拒绝的这么干脆,之前被自己的闺蜜拒之千里之外,心里肯定不好受,忘掉一个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开始一段新的感情,她知道自己配不上他,但是她也在努力,每次看到他对着她笑,一切的辛苦也都不是白费的了,他的一言一行、一个微笑都是给予她最大的鼓励。
“我早就料到了,就知道会是这样,可喜欢你是我的事情,不管你再怎么拒绝我,我还是喜欢你。”乔予薇尽量用笑容面对他,至少告诉他这一切都是为了他而努力,他才是支撑自己前进的动力,被拒绝了也要笑着被人拒绝。
“乔予薇,你也太不自量力了吧?”这个时候一组组长朱珠突然站起来职责乔予薇,“韩总监说得还不够明白吗?你的家世、样貌哪一点配得上总监,你也不好好看看自己,如果不是韩总监,你也配做这个实习组长?才刚刚转正就跟我和珊珊平起平坐,现在还倒追总监,你哪里来的自信啊?”
“就是啊,乔予薇,就算要倒追韩总监也轮不上你吧?你一个乡下来的姑娘,再努力也就是棵野草,怎么?你还指望着有一天能飞上枝头变凤凰吗?做梦!”二组组长珊珊的话就像一盆凉水一样彻底泼醒了乔予薇,但是她还是不想放弃。
“够了!”韩旭君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办公室终于安静了,“朱珠、珊珊,你们两个也是公司的老员工了,怎么对待新人你们自己都没点儿数吗?在设计部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没有谁比谁高贵,我好像记得珊珊你也是农村考出来的本科生吧,同样的起跑线乔予薇差在哪儿了吗?”
“韩总监,可是乔予薇她……”
暴君别跑,公主要亡国
“行了,还是那句话,把重心放在工作上,没事干就改改你们的设计稿,别总是让总裁把你们的稿子打回来。还有,这些话我希望是最后一次听到,再有下一次,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今天先这样,散会。”这样的工作状态实在不适合再继续下去了。
乔予薇站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喜欢一个人有没有错,就算设计部情敌千千万万,她的男神她也一定要追到手,农村出来的又怎样,她有总监保驾护航,只要韩旭君能替她说话她也就心满意足了,至少在他眼里她就是个实习生。
韩旭君收拾东西转身就走,在听到乔予薇喊他的一瞬间停住了脚步,“那个……谢谢你。”
“没什么,”韩旭君轻轻一笑,虽然是背对着她,但乔予薇还是能感觉得到他的笑有多么迷人,那颗标志性的小虎牙仍旧是那么可爱,“我不是在帮你,而是你在我这儿仍旧是个实习生,以后不要再说喜欢我这种话了,我们之间不合适。”
“不试试看怎么就知道一定不合适呢?还是你根本就没忘记安然?”
“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这是第一次,希望也会是最后一次了。”
说完,韩旭君拿着文件走出了办公室,留下乔予薇一个人站在那儿不知所措,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心里没有她又为什么要帮她说话,又干嘛要处处维护她,每次朱珠和珊珊那么对她总是他站出来替她解围,还是真的像他说的,她就是一个实习生,而他看在她是实习生的面子上才会这样维护她。
楼下咖啡馆里,靠窗的那个位置温度降到了冰点,安然低头默默地喝着专门为她点的卡布奇诺,以往喝咖啡的时候总会尝到这当中的一丝甘甜,可不知道为什么,同样一杯卡布奇诺,却透着满满的苦涩,尤其是心底的那一抹苦涩,看着眼前曾经爱过的男人,这个嘴上说着不再爱心里却放不下的男人,这杯咖啡竟变得越来越苦。
一杯咖啡喝了一半,安然放下杯子,一本正经的看着对面的顾凡,“你找我来不会只是请我喝一杯卡布奇诺吧?”语气中的平静掩盖了的心虚,他的眼神实在让人感觉到害怕,安然也一样,害怕他看出自己的内心,那颗跳动不安的心。
“当然不是,我有件事情要通知你。”顾凡向前坐了坐,双眸紧紧盯着她,好像如果不看着她,下一秒安然就会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一样。
“通知?我好想已经不是G.Fan的人了,有什么还能劳烦顾总亲自通知。”
“这件事情你只能服从,从今天开始,我每天会去南大专车接送你,不管你同不同意这件事情我已经通知你了,还有,就不要指望华然会派人来接送你了,你刚军训没多久华然就接了个大单子,这个时候安华应该在国外,完全没有办法顾及到你,而且伯父伯母也会很放心地让我来亲自接送你。”
“我哥出国了?”安然根本不相信他的话,“是你编出来的理由来糊弄我的吧?华然好像一直都是和G.Fan一起出国谈业务,这一次你在这里,我哥出国了,当我是三岁小孩吗?一根棒棒糖就能打发了?顾凡,以后编理由是不是也得编一个像样一点儿的,至少要让人信服啊。”
“我骗你啊?不相信你就自己打电话给你哥,还记得上次竞标会的那个安德鲁吗?是他亲自邀请安华去的F国,这对华然是一次好机会啊,这样不仅仅打开了华然的国外市场,而且东方的珠宝也会因此在西方有一个很好的展示,于公于私对华然都没有什么坏处。”
“就算你说的是真的,我也用不着你来接我,我自己又不是去不了学校。”安然还是下意识地拒绝,顾凡这个人能不接触最好不要接触。
“用不着我?那好啊,这是你说的,我现在就可以打电话给记者,说你约我出来,想借此成为G.Fan的总裁夫人,这条新闻一定会是整个惠城最劲爆的头条了吧?反正你已经不是第一次成为我名义上的女朋友了,也就不差这一次了。”
“你威胁我?顾凡,你好歹也是个总裁,能不能不要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
“也行啊,那就同意我刚才说的话,否则我可能会让你身败名裂,到时候不仅仅是你,整个华然都有可能会因为你的一个决定而导致资金周转不开,进而破产,到时候你这个千金大小姐可就要背上近千万甚至是上亿元的负债,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可千万别跪在我面前求着我。”
“你……顾凡你真的是……”
“我怎样啊?”顾凡打断了安然还没有说出口的话,“现在是你的名誉和华然的未来重要,还是每天都看见我没有人身自由重要?我劝你还是乖乖听我话,要不然我真的有可能毁了你,然后毁了华然。”顾凡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冷得拒人于千里之外。
安然看着他的眼神,再想想他一贯的做事风格,他真的有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而且华然和G.Fan是合作伙伴,顾凡还有投资,如果顾凡撤资了,那华然可真的就完了,他居然用公司威胁她,这个男人还真的卑鄙,但是她还不能反抗。
“好,我答应你。”经过长时间的内心挣扎,安然还是答应了。
“这才对嘛,开学之后把课表发给我,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专属司机了。”顾凡又换回那张冷峻且不带有任何表情的脸,“咖啡你慢慢喝,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失陪了。”说完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西装,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咖啡馆。
安然看着顾凡渐行渐远的背影,看着他走进G.Fan的大门,她的嘴角竟然勾起一抹笑容,明明表面上装得很强硬,却仍旧要口是心非地拒绝他,看着那座办公楼,想想以前和他一起工作的日子,其实也还有许多值得回忆的地方,虽然他太过高冷,但他还是对她很好。
她抬头看着办公楼的某一个窗户,不知道乔予薇过得怎么样,她的不告而别相信乔予薇应该也不会放在心上吧,前几天收到她的微信说提前转正了而且还是实习组长了,每天过得很开心,也不知道好闺蜜和韩旭君之间到底怎么样了,不过应该一切都很好。
顾凡说从今天起他是安然的专属司机,看来他已经不会再放弃了,如果她真的遵从内心的想法答应了他,那乔予薇的那个专属是不是就可以彻底忘记她了呢?可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降到了冰点,这一切应该也都是梦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