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後,全網黑頂流回家當億萬團寵
小說推薦離婚後,全網黑頂流回家當億萬團寵离婚后,全网黑顶流回家当亿万团宠
包间里,梁锦被按着坐下,祁闻坐在她旁边,动作亲昵。
熊猫侠齐天
“我记得你喜欢吃糖酥肉,还有糖醋排骨。”
格斗西游传
说话时,他抬眸看向梁锦,眼里的深情几乎要将她溺毙。
廚 娘
而梁锦只觉得浑身发毛,僵硬着点了点头。
祁闻勾唇笑着,突然抬手扣住梁锦的后脑勺,自己也靠近了一些,额头抵着她的额头。
梁锦身体僵硬,不受控制的往后仰,可脖子上的手不容许她后退半分。
祁闻拇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擦着她的后脖子,气氛一下安静下来。
他动作明明很暧昧,可梁锦莫名觉得他下一秒会把她脑袋给拧下来。
“梁锦,别怕我。”
他说话时,呼出的温热气体喷洒在梁锦脸上,激得她汗毛直竖。
祁闻捏住梁锦的后脖颈,强制她点了下头。
他脸上绽出一个温柔的笑,缓缓道:“真乖。”
说完,祁闻松开梁锦,把菜单交给了服务员。
梁锦后背已经汗湿,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不敢看祁闻。
如果能发出声音,她很想问祁闻,到底为什么喜欢她,她改行不行!
很快,服务员上菜,祁闻贴心的给梁锦夹菜,看着她一点一点吃下。
梁锦如同嚼蜡,吃了一会儿,擦了下嘴,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平静正常一点。
她指了指外面,无声说了三个字。
洗手间。
祁闻挑眉,正要起身,却突然被梁锦按住手臂。
看着那只白皙细嫩的小手按在自己的手臂上,触感柔软,温和,祁闻心情突然好了几分。
他抬手揉了揉梁锦的脑袋,轻声宠溺说:“我带你去,怕你不认识路。”
说着,动作强势的把梁锦拉起来,根本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梁锦内心是崩溃的,却只能被动跟着走。
到了洗手间门口,祁闻没有松开她,而是说:“快点出来,不然我会进去找你的。”
他说话的时候,面色不改,语气温和,丝毫不觉得有哪里不对。
梁锦知道,他说得出,做得到。
颤巍巍点了点头,祁闻才松开她,目送她进去。
而后,祁闻半倚在墙壁上,视线始终不离洗手间。
出来的女生看到这么一尊大神盯着门口,被吓了一跳。想开口训斥两句,可看到祁闻脸上的伤和他凶狠的表情,只能作罢,匆匆跑开。
洗手间里,梁锦拉住一个女生,用口型给她借手机,可没想到被认了出来,一下被推开。
“梁锦,居然是你!你还敢出来,也不怕被车撞死!”
“我警告你,不要妄图污蔑司寒云,你自己不干不净,有什么资格污蔑司寒云!”
梁锦被推到墙上,一下明白了,这是遇到司寒云唯粉了。
立即,她脑子里有了一个计划。
梁锦站直,同样推了那个女生一把,眼神挑衅,故意激怒她。
女生被激怒,叫嚣着冲过来。
“梁锦,你去死,去死!”
“贱人,表子……”
梁锦侧身躲开,看了一眼门口的方向。
排球少年!!(番外篇)
果然,下一秒,祁闻高大的身形出现,一步步朝这边走来。
“啊!变态啊!”
“你干什么,这里是女士洗手间!”
洗手间里一下充斥着各种尖叫。
梁锦在心里默默对她们说了句对不起。
祁闻朝梁锦走来,一把将她拉到身后,对上冲过来的那个女生,轻而易举制住她。
他眉眼沉沉,脸色骇人:“你刚刚说什么?”
“说谁是贱人,说谁是表子?”
女生被祁闻这个样子吓住,哆嗦着唇瓣,一时间竟一个字都都说不出来。
而其他女生看有男人闯进来,都尖叫着跑出去,又和进来的人撞上,一时间混乱不堪。
梁锦混在其中,小心护着肚子里的孩子,跑出了洗手间。
祁闻还不知道梁锦跑出去了,满脑子都是女生骂人的那几句话。
他自己求不得碰不到的人被这么侮辱,他此时恨不得把面前这人大卸八块!
“我警告你,梁锦是我女朋友,以后再敢这么诋毁她,我杀了你。”
说最后那句话时,祁闻声音压低,犹如恶鬼低吟。
一下把那个女生吓到面色发白,身子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把女生甩在地上,祁闻转身,冷哼道:“有我在,怎么可能让你……”
话音戛然而止,祁闻瞳孔骤缩。
他身后,空空如也!
祁闻立马意识到了什么,额头青筋暴起。
“梁锦,你给我回来!”
外面的梁锦听到这么一声怒吼,小心肝颤了颤,加快脚步出了饭店。
一出饭店,梁锦就看到了不远处准备上车的司寒云。
他从轮椅上起来,在手下的搀扶下坐上车。
此时,手下一边扶着司寒云上车,一边说:“我们刚才查到,祁闻用江隐公司出事的消息,把他支走,然后在医院劫了梁锦,带她过来吃饭。”
“嗯。”司寒云随意的应了一声,没太在意。
他昨晚已经救过梁锦一次,她还是被祁闻找上,那只能说她运气不好。
坐上去后,手下收了轮椅,放在后备箱上。
司寒云伸手关门,却突然被一直纤细苍白的小手按住。
他抬眸,便看到梁锦满头大汗,呼吸急促的按着门,不让他关上。
手下反应过来,立即要拉走梁锦。
梁锦动作更快,直接矮身上了车,蹲在司寒云脚边,满脸祈求的拽着司寒云的衣袖,急的眼泪都要掉了。
她张嘴,无声求救。
救救我。
一缕长发缠在司寒云袖口上,轻轻撩拨着他的手背。
“梁锦你给我下来,下来!”
“我不许你靠近他,你给我下来!”
祁闻愤怒的吼声从不远处传来。
司寒云扭头,便看到祁闻快速向这边冲过来,腿上的伤压根没有影响到他速度。
梁锦一下攥紧了司寒云的袖子,神色焦急,伸手想关门,可她半个身子还在车门外,并不好关。
她抬头,脸色苍白,眼神焦急。
“梁锦!”
祁闻冲过来,伸手要抓住梁锦的衣服。
司寒云突然动了,一只手拽着梁锦,把她拽到右边,另一只手迅速关上门。
“开车!”
一声令下,车子疾驰而去。
祁闻的手堪堪擦过车门。
“梁锦,你给我等着!”他咆哮着,眼眶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