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皇叔:王妃又毒翻全京城了
小說推薦報告皇叔:王妃又毒翻全京城了报告皇叔:王妃又毒翻全京城了
她眨眨眼,好无辜的开口。
可是不对,秦歌还是觉得不对劲儿。
她站直了身体,看向钟莹莹,眯着眼道,“他安的假手,一个五爪铁钩,看起来相当的吓人……”
“啊,苏姐姐,这么危险吗?”
钟莹莹捂着嘴,一副受了惊,害怕的模样。
下一刻却听秦歌道,“是啊,相当吓人,要不是阿翎及时赶到,我这条命怕是就交代在那鬼面人手里了……”
说这话的时候,秦歌紧紧盯着钟莹莹,就见她瞳孔轻轻一缩,连呼吸都顿了一下。
心理学上表明,这是压抑愤怒的微呼吸表现法。
THE HUMAN
“说起来,当真是要感谢阿翎,要不是她,我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想必我的事情公主也听说过了,被寒王爷背叛,没了婚约,得了怪病,容貌不在,本来以为人生无望,可偏偏阿翎从天而降,不仅将我救出水火,替我讨回公道,更是求的陛下赐婚……
阿翎说,得了怪病不是我的错,他看中的是我的内心,喜欢的是我这个人,会永远对我好……!”
秦歌一句接着一句。
自己都忍着鸡皮疙瘩,一口一个阿翎。
将在电视上学的宫斗戏码都用在了这一刻。
演技飙到了影后级别。
更俗 小说
她一边说,一边还有帕子轻轻的擦着眼角因为‘感动’而流下的泪水……
可若是仔细看,她长睫掩盖之下的双瞳清冷,锋利,紧紧的盯着南阳郡主。
随着她一句一句落下,她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绷不住,变得没有表情,甚至渐渐阴沉……
可秦歌尤未停止,接着道,“郡主,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幸运呢?遇到了阿翎……他还说,就让我从现在起就住在南祁王府,苏家也不用回去了,就怕那些诡谲阴险之人伤害我……”
秦歌继续说。
钟莹莹的脸上已经完全没有了笑意。
甚至因为情绪隐忍,脸颊绷着而嘴角抽动。
秦歌的眸光越来越厉,嘴里说出的话却越来越绵软,越来越刺激,她道,“阿翎说,今生只娶我一人,且永不纳妾!”
“闭嘴!”
高樓大廈 小說
终于在秦歌这最后一句话落下的瞬间,钟莹莹的情绪再也绷不住,厉呵出声。
她一双眼冷冷的看着秦歌,唇角抽动。
“南阳郡主,你怎么了?”
秦歌却好像并未看到她的怒气,一副不解的样子寻声道。
演戏哦。
谁不会呢?
“苏瑾,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终于钟莹莹冷冷出声,语气中都透出咬牙切齿。
“呵……”
秦歌一声冷笑。
她微眯着眼,一双带着讥讽的眸子看向钟莹莹,“怎么?南阳郡主,你不装了吗?”
秦歌语气湛冷。
钟莹莹面色阴沉。
“钟莹莹,你喜欢凤翎是吧?想嫁给他为妃是不是?所以在得知赐婚圣旨之后,便派人追杀我,是不是?那鬼面人是你派来的吧?”
秦歌冷冷问道。
这就是她的目的。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她碰到钟莹莹瞬间看到那个被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的画面,但仅那一幕画面,她便已经知道钟莹莹不似表面上这般,而是个相当会伪装的,且她说的那些话,分明就是喜欢凤翎。
既如此,那么她被刺杀,眼前的钟莹莹便嫌疑很大。
钟莹莹听到秦歌的话,抿着唇没有出声,只是一双眼阴沉无比的盯着她。
“怎么,敢做不敢承认吗?”
秦歌声音幽幽,又激她一句。
下一刻,钟莹莹一声冷笑,脸上的伪装是彻底的撕掉了,只听她咬牙道,“有什么不敢承认的?就是本郡主派的人抓你,又怎么样呢?你能怎么样?”
她语气阴毒,洋洋得意。
“果然是你!”
秦歌瞳孔紧紧一缩,咬牙道。
这些天伤口疼的她夜里要醒多次,更别提那一望死亡笼罩的气息,当时她就发誓,若是让她找到凶手,必然要将其碎尸万段。
好一个钟莹莹,她压根都不认识她,却转过身差点儿被她弄死。
“就是我,你一个被退婚的丑八怪,凭什么嫁给凤翎哥哥?你配吗?”
她咬牙厉声道。
秦歌冷笑,看着眼前的南阳,“我不配,难道你配吗?南阳郡主,你一口一个凤翎哥哥,那凤翎知道你的心思吗?他知道你跟个阴沟的老鼠似的藏着阴暗的心思,表面上天真烂漫,一副娇俏善良的样子,但其实内心恶毒,杀人无数,是个表里不一的恶毒女人吗?”
秦歌声声质问,钟莹莹的呼吸越来越重,她猛地抬起手,朝着秦歌的脸就捆了上去。
“你闭嘴!”
“是你闭嘴!”
手腕甩至半空中,就被秦歌一把钳住。
便是这一接触,那些陌生的画面再一次浮现脑海。
还是那个阴暗的屋子,地上的女人趴在地上,身下都是血,她的衣服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她身体的不远处断着几根手指,是被人生生的切下来的。
旁边钟莹莹笑的肆意极了,“呵呵……切完了你的手指头,本郡主再把你的脚指头一个一个切掉,贱人,看你还怎么勾引人!”
那女人身体似是动了下,证明她还活着。
终于她抬起头,双眼空洞,两行血泪流了一脸,看不清她本来的样子。
“放肆!你敢碰本郡主!”
一声厉呵,生生将秦歌从幻象中喊了出来!
钟莹莹左手被钳,右手已经抬起,朝着秦歌的脸就抓了上来。
“恶毒!”
秦歌冷冷咬牙,一把将钟莹莹甩开,力度之大,将自己刚刚包裹好的伤口再一次崩裂。
秦歌不是没杀过人,也不是没见过死人,相反她本身就是在刀口舔血的日子里走过来的,见过的血腥之多早已经习惯,可钟莹莹的恶毒依旧让她震惊和愤懑。
杀人不过头点地,可苏莹莹挖人眼睛,剁人手指,挑人手筋,一点一点儿的将人折磨死。
她看不到暗室中那女人的样子,可竟也觉得浑身发冷。
“呵……恶毒?我是恶毒,那又怎么样?苏瑾,我告诉你,凤翎哥哥是我的,你若是识相的话那就自己解除婚约,滚出大周京都,本郡主尚且留你一条贱命,否则……呵,让你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