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海帶着一扇門
小說推薦腦海帶着一扇門脑海带着一扇门
下午三四点,虽然还有那么点太阳洒在大地。
但是却感觉不到多少温暖。
来的时候都是挑着胆子,累的不行。
所以感觉不到太冷。
现在回去的时候手里没有东西。都是感觉冷飕飕的,因为现在的温度已经接近零下了。
“小川,三大说,明天就开始去挖水渠。到时候由你指挥。”
赵大凡牵着驴车来到了他的身边,对着他说道。
此时的车上堆放着一摞摞的箩筐和扁担。
周小川闻言点了点头。
确实,现在已经是零下了,再不弄的话,等到后面越来越冷。
说不定哪天就下大雪了。
“赵队长他们呢?明天不来吗?”
赵大凡闻言轻轻摇了摇头,“三大说有事情,明天过不来,到时候你安排就好了。”
周小川闻言点了点,“行,到时候明天再看吧。”
众人迎着寒风,向着家里走去。
晚上回到家里。天已经安全黑透了。
小草两人已经睡下去了。
他独自来到了之前黄牛待的窑洞。
赵保林的速度还是挺快的。
一个礼拜不到就把他要的东西给弄出来了。
此时的窑洞被他给挖深到了六七米。和正常住家的窑洞差不多的深度。
之前潮湿的地面被铲干净了,上面撒上了一些干灰。
但是空气中还是弥漫着淡淡的牛骚味。
没有火炕。
而且房顶和四周也是没有修整,显得有点斑驳。
不过此时的窑洞两侧,树立着一排排的架子。
架子有四层,手臂粗细的木头做架子,细一些木棍搭的底托,上面整齐放着一排排木头盒子。
盒子里都有土。
里面种着一些蔬菜,只是还没有发芽。
弄了一个火盆放了点柴火在中间的空地上,他这才将门给关上离开。
翌日清晨。
推开房门,外面又有点下霜了。
人们一大早就起来。
村里大部分劳动力都出动了,随行的还有一些半大的小子。
扛着铁锹,镐头以及箩筐扁担。
至于村里剩下一些劳动力,则是出去打柴火去了。
冬天没有柴火烧炕,那是很难受的。
而且做饭也需要用柴火。
光靠那些玉米杆子和玉米芯,不是特别的耐烧,做饭还行,晚上烧炕就有点乏力了。
想要冬天过的舒服点,就得去打柴。
打柴火,这是一个长期而漫长的过程,直到打够了,或者下大雪。
而且这些人还有一个重任。
那就是山对面那里还有几亩的土豆红薯地。
公粮都交好了,也该挖出来了。
众人来到玉米地这边。
MP3 小說
都将目光放在了周小川的身边。
周小川见状,看向了赵大凡,“我让你准备的麻绳带来了没有?长度够不够。”
听到他的话,赵大凡笑了笑:“你都安排了,怎么可能不带,放心好了,足够通到田那边。”
周小川闻言点了点头。
“那行,把绳子给接上。一直通到泉水那边。”
赵大凡闻言点了点头对着人群喊了一声,“大家把麻绳拿出来,接在一起。”
众人闻言,纷纷把挑子里的麻神给拿出来,在接口处打上活结。
麻绳有长有短。
最短的有五六米,长的有十几二十米。
一路上打出来无数个结。
之所以弄绳子,也是担心挖的时候给挖歪了,到时候高的高,低的低。。
万一水到了地方过不去那就尴尬了。
而且玉米地这边的位置,比那边水平要低一米。
也是方便水流过来。
冯月站在旁边看着这一幕,一脸好奇:“小川,你这都跟谁学的啊?”
“有啥啊。直线拉过来,不就不会偏了吗?就像盖房子用的吊线,可以保证房子盖的直。”
冯月闻言轻哦一声。
说话间,被定在地上的绳子传来了一阵拉力。
这是那边已经到头了。
周小川看着旁边等着的一堆人。
他便顺着绳子,向着泉水的方向走去。
因为绳子太长了,中间肯定是向下塌陷的。
所以他一边走,一边将绳子调整,然后用一个树棍给固定起来。
一直走到泉水这边,他这才停下。
这边定的点,正是井水下方七米的位置。也就是出水口的位置。
赵大凡和三喜两个人看周小川,便赶忙问道:“接下来怎么弄?”
听到两人的话,周小川指了指这条绳子,“沿着这绳子,挖一条深六十公分,宽六十左右的槽。这个水先不挖通。”
说话的时候用手指着来的方向。
赵大凡闻言点了点头。“那行,其他的呢?”
“没了,先把这个给挖出来吧。就这已经够我们挖个一个星期了。”
一公里的距离。
这次来的有七八十号人。就按一人一天挖个四米左右。
那也得一个星期。
好在这里不是石头山,只是泥土里夹杂着一些碎石头,不然就有的搞了。
赵大凡闻言点了点头。
扯绳子的老乡们重新回到玉米地这边。
看到众人回来,场面顿时一阵的激烈。
“大凡,有没有问小同志怎么挖啊。”
“是啊,我们都等着呢。”
“小川同志,您说怎么干,我们就怎么干。”
……
山上有风,吹的人冷飕飕。
周小川见状对着众人示意了一下手,众人纷纷停下了说话的声音。
随后他便对着众人解释了一遍。
他的话音刚落,赵保林这个木匠便笑道:“嗨,就这啊?简单的很。大家动动起来吧。”
说完便带着他那宝贝儿子,二牛。
一起来到定的第一个点。
“tui……”
吐了一口唾沫,挥动铁锹便开始挖了起来。
其他人见状都笑了笑。
纷纷开始按照顺序往后面找自己的地方,甩开膀子干了起来。
女的差一些,但是老爷们可是相当的熟练啊。
甚至还相互分配好了距离。
也有的相互之间搭伙,三四个人挖,抽一个人出来挑土。
周小川见状一阵的惊讶。
看到周小川的表情,赵大凡笑了笑:“每年农闲我们都要去县里修水渠,有时候是修,有时候是挖。都习惯了。”
周小川闻言轻哦一声。
旁边站着的钱红兵几人,看着周小川,便笑道;“走吧。我们几个一起吧。就等着你了。”
说完递给了他一把铁锹。
周小川见状笑着接过了铁锹,沿着绳子,向着远处走去。
赵大凡见都去干活了,看着旁边的三喜,笑道:“走吧,一起吧。”
说完,便笑着跟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