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攻略黑化反派計劃
小說推薦快穿之攻略黑化反派計劃快穿之攻略黑化反派计划
江幺穿着吊带长裙,随手披上旁边男人的西装外套。
赤着脚踩在实木的楼梯上,听见低沉的男声,似乎是在安排事情,带着些冷淡和强势的感觉。
沈瀛坐在沙发上,慢条斯理的把手中的合同放在一旁,“这就是你们的诚意?”
“这…沈公子…您也为我们着想着想,毕竟谁都不容易。”
“确实没办法再退步了。”
谄媚的声音从客厅传出来,江幺眉眼都没动,缓步走近沙发靠背处。
男人刚好背对她而坐,那两个中年男人也低着头看不到她的身影。
沈瀛指尖摩挲,轻笑一声,“沈公子?”
他声音慵懒,带着些漫不经心,似是温柔似是嘲讽。
那个秃顶的“高质量男性”偷偷擦了擦冷汗,急声道,“沈总,是沈总。”
沈瀛不咸不淡的瞥了两人一眼,还没出声,一股幽香飘近。
果不其然——
一只柔软的纤手捂住他的眼睛。
那人软着嗓音像是撒娇一般,“猜猜我是谁?”
骨节分明的手向上握住女人的手腕,轻轻的摸索着,江幺唔了一声,感觉腕骨处都有些痒意。
沈瀛真是太犯规了!
趁着她走神的功夫,江幺被男人一把拉进怀中。
温香软玉在怀,沈瀛轻笑一声,“乖,别闹。”
两人男靓女美,动作亲密毫不避讳,让刚刚还大汗淋漓的两位老总大吃一惊。
暗中对了个视线,琢磨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是谁?
最终那个戴眼镜的男人试探道,“沈总身边人漂亮,沈总艳福令人倾羡啊。”
沈瀛不置可否,秃头男也笑着凑趣,“哪里找的这么精妙的人,沈总以后也给我们介绍介绍。”
这俩人轻浮的语气,似乎都认定了江幺身份上不了台面一般。
江幺言笑晏晏,啊呀,怎么这些人总是以貌取人呢?
看脸就歧视人真不是个好习惯?难道长得漂亮还有错了?
沈瀛眸色沉了下来,眉眼压得低,似乎蕴藏着风暴。
他淡声道,“管家,送客。”
那两人明显慌了神,不知道哪里做的惹到了这位爷,“诶…这…还是能谈的…”
银鬓西装的管家面色恭敬,动作强硬的把这两位送到了门口。
又回想起刚刚收到的短信,在两人急切追寻的神色中淡淡的道,“两位是想知道哪里说错了?”
“自然是,”那两个人哭丧着脸,“我们也没说什么啊……”
难道是刚刚进门先迈的左脚,让那位爷不开心了???
管家带着一种漠然的温柔,缓声道,“看到那位漂亮的小姐了吗?”
造化煉神
两人点头。
管家道,“叫夫人。”
小夫人还在沈瀛身边纠缠不清,恨不得直接追出去给那两个人套个麻袋,打个痛快!
沈瀛不动声色的为她顺着气,又拿着鲜榨的草莓汁喂她喝。
江幺气鼓鼓的,推开那杯子,“我不喝!”
看着沈瀛有点冷淡下来的神色,一点都不怕,继续作道,“我不吃任何除了草莓之外的草莓味的东西!”
沈瀛神色慵懒,大概是因为昨夜睡得晚,薄薄的眼皮崩出一条褶来,看着恹恹的。
两人对视。
最终还是沈瀛啧了一声,抬起她精巧的下巴,朝着唇角压了下去。
无奈又宠溺道,“麻烦精。”
茶眸水光潋滟的瞪着说自己坏话的人,“沈教授,你一点都不乖!”
但因为眼尾带着的粉意,显得像是一只凶巴巴的小猫咪。
这让沈教授喉结滚动一下,轻笑一声,“是吗?”
江幺下意识的感受到一股危险的气息,莫名的联想到昨天晚上这人认真又柔和的哄自己时,嘴上说着这就结束了。
其实呢——
哼哼,看看她腰上的淤青就知道了。
真是个伪君子,斯文败类。
沈瀛看着怀中人忿忿的模样,眸中闪过一丝笑意,轻笑道,“幺幺受累了,那么——
今天就在家里好好休息一下?”
话语温柔,语调却有些强硬。
江幺气鼓鼓的,蹙着眉谴责他,“你什么都瞒着我!你今天去干什么?!”
这人肯定是想要甩开她,自己去做危险的事情!
她温柔的勾起一个笑,“沈教授一定会带我去的,对不对?”
“唉——看来我以后的宝宝没有缘分姓沈了呢…要不然挑一个其他姓氏的?
谢姓也挺好听的,要不然找一个姓谢的老公?”
本来漫不经心扶在她腰间的大掌一动,“别闹。”
江幺哼了一声,“我就……”
却在跟男人对视后猛的顿住,“你怎么了呀?”
男人面色阴鸷,垂下来的眼皮带着冷漠厌世。
过了一会儿才呢喃道,“幺幺,以后别说这种话——”
修长有力的手指抚过她的脸颊,温柔的声音从耳尖划过,“否则我不确定我会做什么……”
江幺乖乖巧巧的点头,唔了一声在男人晦暗的视线中朝他的嘴角落下一吻。
“好!”
沈瀛倒真的带她出门了,一直到下车江幺才知道沈瀛来干什么。
面前的大厦竟然是沈氏集团所在的总部,坐着总裁专用楼梯上了三十三楼。
一直到坐在沙发上,江幺还是很好奇这里的一切。
沈瀛把她当个小孩子一样,准备好了游戏机零食漫画书,让她乖乖的带着。
期间总裁办的小姐姐们听到风声,都好奇的借着送文件的机会进来见这位传说中的沈总的小夫人。
江幺一点都不怯场,甚至甜甜的冲着她们笑,让一群自诩老阿姨的人直呼磕到了。
等她玩的无聊的时候,门再一次被敲响,一个不起眼的男人走了进来。
应该是助理一类的角色,像是没看见江幺一般,直接开口汇报。
“沈总,前段时间因为福利院时间造成沈氏股票狂跌,趁势低价收购了一大批股票。”
他顿了下,又道,“前天身亡的那几人,现在……”
还没说完,沈瀛猛的站起身,椅子的声音盖住了助理的汇报声。
江幺眸中闪过一丝微妙,她似乎听见了“收尾”“竞标”“股价”这些字眼。
她抬眸和沈瀛对视,不对劲。
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沈瀛本来不许她来公司?
助理还打算继续汇报,沈瀛第一次冷声打算他,“今天就先到这里。”
那人懵了一下,“是。”
等他走出门,江幺还支着头言笑晏晏道,“沈教授——”
沈瀛如闲庭漫步一般到她身边,弯腰凑到她的耳边,慵懒道,“你想问我什么?比如——
我是不是杀人了?”
“滴——”
太阳穴阵阵的发疼。
江幺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面前是一片黑暗。
“团子?”
平日中叽叽喳喳的系统寂静无声。
江幺撑起手腕,却丝毫动弹不得,挣扎着睁开眼去看自己现在的状况。
却发现了手脚都被捆起来。
黑色的束缚带紧紧地挨蹭着她的手腕,耳边滴滴的声音尖锐刺耳。
她那股力气却猛的没了,黑色的墙面突兀的从外边打开一个口子,刺眼的光挤进屋里。
失去意识的前一刻,她看见穿着黑色军装的人大步匆匆而来,那股急躁的心情就连她都能感受的到。
到底是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滴——”
男人墨发黑眸,薄唇挺鼻,此时紧紧地抿着唇瓣,身后的门又被大力踹开。
“元帅!元帅!江大佬醒了吗?!”
一身白衣的人匆匆而来,此时弯着身子扶着膝盖喘气。
“元帅,您别着急,现在一切都收拾好了,江大佬醒来也是早晚的事情。”
穿着白大褂的人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那个男人却沉默着弯起指腹,缓缓的靠近床上安静躺着的女人的脸颊。
却在只剩一寸距离时猛的缩回。
“那就好。”
联邦此时风雨飘摇,正是一举拿下的好时机。
男人却拿着棉签蘸着水小心翼翼的帮面前人润唇,一边道,“这次的突击机会,就交给新人去做,整体作战计划在我书房,没有重大事情别来找我。”
“是…..”
属下新心中腹诽元帅是想要陪在喜欢的人身边吧,但还是恭敬的敬礼离开了。
屋内一丝光都没有。
男人沉默到缄默,沉沉盯着女人的脸。
周温宴没想到最后会变成这样,后悔这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情绪都一阵阵的涌现。
为了一举拿下帝国和联邦,他只能趁着时机下手。
江幺却不小心中了联邦那边的腌臜手段,最后为了她的安全,只能先把江幺引导至快穿局。
现在一切要落幕,他心中最担心的就是一个人在快穿世界中的江幺。
不知道过了多久。
终于床上安睡的人睁开了紧闭的双眼,迷迷糊糊的睁眼。
周温宴心中紧张,怕江幺生病怕江幺受伤,更怕她恨自己。
只见她眼神陌生,周温宴心头猛地一沉。
下一刻,那目光变得温柔,她眉眼弯弯的窝进他的怀中。
“你在呀….”
周温宴像是抱住自己一生最珍贵的礼物。
“嗯。”
下一刻,就听见女孩温软的声音,“顾妄?”
周温宴一顿,面色猛的变得黑沉。
江幺感受到抱着自己男人僵硬的动作,笑的肩膀都抖起来。
“幺幺!”
怀中的娇软美人眉眼弯弯,杏眼中水光潋滟一片,眼尾带着点旖旎神情。
“周温宴——”
“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