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劫將至:我帶着全族去修仙
小說推薦浩劫將至:我帶着全族去修仙浩劫将至:我带着全族去修仙
两人简单的吃过东西,出了饭店。
“走吧,我开车带你过去。”
“好。”
秦风应了一声,看到叶雨嫣开的车,算是比较低调的迷你宝马。
坐到副驾驶上之后,或许因为空间豁然变得相对狭小,总是隐隐觉得有些尴尬。
还是叶雨嫣先开口打破了安静:
“你和严小姐挺好吧?”
“嗯?”
“颜子瑶严小姐,我在网上都看到了他,除了你们秦家人,她是唯一一个修仙者了吧,算起来,我也算是颜小姐的粉丝。”
秦风沉吟了下,开口道:
“我们,我们还好。”
叶雨嫣本想说一句,什么时候喝喜酒的时候,记得告诉我,只是,话到嘴边,又觉得心里不舒服,终归没说出来。
秦风反倒是开口问道:
“你怎么样?结婚了吧,有没有孩子了?当初我记得,那位曹连云,条件很不错。”
叶雨嫣沉默了好一会,终归没回答这个问题。
“我爸当年有些事情,可能做的太过,我替他给你道个歉,如果有可能的话,我还是希望你能治好我爸。”
既然人家不想说,秦风也没有继续追问的必要,只是点点头:、
“我尽力吧。”
在秦风的想法中,只要不是太稀奇古怪的毛病,应该问题不大,退一万步将,以秦风炼制的九转回春丹,最起码让叶父多活个十年二十年,没什么问题。
不过,在没具体确定病情之前,秦风防止有什么意外,没有把话说的太满。
剩下的时间里,两人都显得比较沉默,好似一瞬间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话题聊下去。
好在这边距离叶家也不远,很快就到了,没有让尴尬的气氛继续。
叶家住的地方,在洛市有名的别墅区。
整体的环境相当不错,而且,进入院门之后,有着硕大的花园,此时郁郁葱葱,开着不少花儿,还有人工的小溪流,单单算面积的话,不是一般人能够消费的起。
将车停下之后,秦风自己推门下车。
房间中有人看到叶雨嫣的车后,已经迎了出来。
太古狂神
“雨嫣,回来了。”
秦风顺着声音看去,神色不变,却已经认出来,男子正是在车上说起过的曹连云。
曹家和叶家是世交,而且,曹连云当年对叶雨嫣的追求特别疯狂,两人之间的分手,有多方面的原因,当然,曹连云也算其中的原因之一!
曹连云打扮的很正式,西装革履。
秦风有些奇怪,按理说两个人应该早就结婚了,这里也算是曹连云的半个家吧,至于穿的那么正式么?
曹连云看向叶雨嫣的时候,眼神中满是温情,妥妥的好男人形象。
叶雨嫣的脸色,瞬间有些复杂,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你怎么来了?”
秦风心中下意识想到,他们两个最近是闹别扭了么?感觉叶雨嫣说话的语气,看似很正常,却多多少少有点儿冷淡。
“雨嫣,看你这话说的,叶叔叔生病这么大的事,你改早告诉我啊,我早该来看看的,昨天才知道,显得我特别失礼!”
秦风神色间终是忍不住有些惊讶,叶叔叔?
难道说两个人并没有像自己预想的那样结婚了?额,这问题貌似很明显了,否则,曹连云完全不可能叫叶叔叔!
“你太忙,而且,又不是医生,我就算通知也没用。”
“那我也该来看看。说起来,也是赶巧,我今天来啊,还请来了一位名医,刚才正在给叶叔叔查看,感觉治好叶叔叔,应该问题不大。”
叶雨嫣俏脸上有些惊讶,脱口而出:
興趣使然的探索者又在作死 機戰蛋
“真的?”
“我还能骗你吗?认识这么多年了,可从来没和你说过假话。那位名医,可是特别厉害,我……”
刍狗
急着去看看什么情况的叶雨嫣,已经没继续停下去的兴趣,向着房间内走去。
“先去看看我爸,如果真能治好,那可就太好了。”
楚楚动仁
秦风跟着往前走,此时,曹连云皱下眉头,有些不满的说道:
“你是新来的司机吧?懂点规矩,不是什么地方你都能进。还有,你在叶家工作,也代表着一部分的叶家形象,这是穿的什么东西,下次记得穿正式点!”
叶雨嫣刚才一激动,都忘记秦风一起回来的事,听到曹连云的话后,皱着眉头道:
“曹连云,你胡说八道什么,他是我朋友,什么司机,人家爱怎么穿,也和你没关系,说话客气点。”
秦风仿佛感觉到又有点恍惚,当初的时候,叶雨嫣在曹连云面前,不止一次的维护过秦风。
没想到,多年以后的见面,竟然和当年的情景差不多。
曹连云看到叶雨嫣有些生气,赶紧开口道:
神级渔夫
“抱歉,抱歉,这是我误会了,刚才的话,你被在意,对不住。”
若是放在当年,秦风心思敏感之下,就算说不在意,心里也会不舒服,现在么,心里是真的很平静,随意开口道:
“没事,你说的对,我穿的或许是太随意了。”
叶雨嫣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只是,看了眼平静的秦风,终归没再说话,只是向别墅内走去。
曹连云自然而然的陪在叶雨嫣跟前,很快,就到了别墅客厅中。
别墅内的装修,相当豪华,单单看客厅上方的吊灯,估计普通人奋斗个一辈子,都不一定买的起。
此时,有几个叶家人正陪在那里,叶父叶海川坐在沙发上,脸色果然黑茶,看不到什么光泽,眼眶发红,眼神显得有些浑浊,明显睡眠不足,偶尔还会传来剧烈的咳嗽声。
在对面,坐着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仙风道骨,面容很是和善,给人一种很沉稳,安心的感觉。
咳嗽了一声,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来,仙风道骨的老头开口道:
“叶先生的病症,我也算是查看清楚了。”
叶母刘雅秋有些着急的问道:
“松柏仙医,我家老叶,到底得的什么病,您能治吗?”
呼出一口气,松柏仙医不紧不慢的开口道:
“说病不是病,说不是病,又要人命,想要治的话,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只是,代价太大,太大了啊……”